全省每年收取煤炭计划归口管理费约30亿元

王儒林在近期调研时也提出,山西要着力推动煤炭产业向市场主导型、清洁低碳型、集约高效型、延伸循环型、生态环保型、安全保障型的六型转变,走出一条革命兴煤之路。他说,煤炭产业市场主导型的关键是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按照凡是能由市场决定的都交给市场的原则,由市场决定煤炭资源配置,让企业真正成为市场主体。政府要最大限度减少对微观事务的管理。

山西有关部门和企业也呼吁尽快制定符合山西煤炭实际、具有针对性和可操作性的配套法规和政策体系,来指导贯彻实施《煤炭法》及其他相关法律法规?熏进一步规范全省煤炭市场各环节的活动。本报也将对山西煤炭体制改革持续关注。

曲剑午说,解决山西煤炭资源整合过程中出现的问题要有步骤,稳扎稳打。但并不意味着不市场化,市场化也不等于无序化和自由化。不合时宜、阻碍能源结构调整和市场化改革的规定应该先破后立、先立后破还是边破边立,需要政府实施管控。只有这样,市场资源配置和政府监管才能共同作用。

曲剑午在接受本报采访时称,煤炭交易是煤炭产运需衔接的重要环节,是资源配置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连接煤炭供需企业与煤炭市场的桥梁和纽带。未来山西将建立多层次、多元化的能源交易体系,需要提高物流配送水平。在采访中,多位业内人士表示,煤炭行业要想尽快摆脱弱势,淘汰过剩产能,不单要靠行政手段,更要寄希望于市场,从多方面大力推进改革。

过去:管理模式行之有效

煤炭行业十年黄金期的结束,伴随而来的是阵痛期。

现在:日渐显现的体制问题

多年以来,山西形成了以合同、票据、站点、稽查为流通要素的公路煤炭运销管理模式和以合同、铁路运输需求为流通要素的铁路煤炭运销管理模式。此前,铁路方面为缓解运力紧张,煤炭计划归口管理由山西省煤炭厅负责、中国煤炭交易中心执行,全省每年收取煤炭计划归口管理费约30亿元。公路方面设立的各类煤检站点每年负责代收各种煤炭基金、费用约130亿元,并查验煤炭销售票、完税证明等各种票据,规避了煤炭产能过剩或私挖乱采、偷逃税款等问题的产生。

一位山西能源领域的研究人员建议,山西煤炭行业走出困境,不仅要对市场有信心、有期待,而且需要把市场化改革系统化的高级动作做好,例如怎样保护产权、如何建立科学合理的市场体系、如何防止税费流失、怎样对煤炭市场监管到位等,改变原来一些简单粗放的发展模式。

从煤炭行业黄金时期的发展来看,多年逐渐形成的煤炭运销管理模式对规范行业生产经营秩序、防止税费流失、维护山西整体利益、保证国家能源供应起到了积极作用,实践证明行之有效。

未来:市场和政府共焕光彩

中国煤炭网一位负责人对记者说,山西实施清费利税、为煤企松绑对帮助煤炭市场走出低谷是及时并正确的。下一步应该进一步放开市场,引导企业树立市场观念,鼓励企业走出去,参与良性竞争,不断激发企业活力。

篮球世界杯集团,根据国务院文件要求,山西省政府直属的交易中心于2008年正式成立。这是全国目前唯一经国务院批准冠以中国字样的煤炭交易中心,既肩负着山西煤炭订货方式改革、交易体制机制创新和搭建第三方服务煤炭交易平台的重要使命,又是山西推进煤炭市场化改革的重要抓手和山西综改试验区转型发展的重点项目。六年来,已成为国内交易商最多、交易额和交易量最大的煤炭现货交易市场,对推动山西煤炭物流、信息、交易、结算、金融服务等产业快速发展,产生了积极影响。

相关部门和煤企表达了同样的困惑:

山西煤炭运销集团有限公司作为山西省最大的煤炭运销公司,通过59个公路出省煤焦管理站和三票一证对山西省内所有公路煤炭销售进行管理,在山西煤炭运销方面起到极其重要的作用,煤炭物流业务收入占公司营业收入的75%左右。

三是现行煤炭销售服务体系不适应形势发展。中国煤炭交易中心主任曲剑午说,山西煤炭物流服务是以企业内部自我服务为主,公共物流服务网络尚未建立,缺乏第三方公用物流信息服务平台,使得信息孤岛现象普遍存在。

另一位煤炭行业的业内人士告诉记者,山西的清费利税工作成效显著,不仅涉煤收费项目大大减少,还将进一步探索建立长效机制。这次运销体制改革的全面取消各类煤炭运销票据、取消全部各类公路煤炭检查点和稽查点的任务已经确定,改革焦炭生产排污费征收制度的工作也在推进,其核心在于从制度上杜绝了腐败的土壤。

山西省委书记王儒林于本月12日至19日到大同、朔州、忻州三个产煤大市调研时提出,因煤而兴,因煤而困的山西目前面临着四个困扰,分别是严重腐败的政治困扰、煤价大跌的经济困扰、煤炭开采和修复不到位的生态环境困扰、煤炭开采以及利益分配不当等而产生的民生困扰。

衰落的物流业务和急剧下滑的煤价也使得煤运集团雪上加霜。山西省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院长王宏英称,煤运集团本身是一个公司,行使的却是政府收费职能,不符合市场经济原则就得改。

在今年1月22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上,习近平提出使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决定性作用和更好发挥政府作用。近期,为提振煤炭工业的发展形势,国务院和国家发改委陆续公布的政策对煤炭市场的长远发展形成利好。

一是部分地方性法规亟待修订和完善。山西现行涉煤领域的地方性法规主要包括2001年起施行的《山西省煤炭管理条例》和2010年颁布的《山西省煤炭经营监管办法实施细则》。由于煤炭资源格局的变化,部分条款和规定已经不能很好地适应当前煤炭流通市场化需求。同时,作为针对全国煤炭工业共性问题而新修订的《煤炭法》和《煤炭经营监管办法》,有时难以解决山西煤炭行业具体存在的特殊性问题。

为应对市场低迷,以煤炭为支柱产业的山西不断有新动作。即将首先出台的运销体制改革方案计划从改革公路运销煤炭管理体制、铁路销售煤炭管理体制等方面作出具体部署。近期,山西为改革破冰先行。6月,山西宣布全省取消、降低、规范的涉煤收费项目达24项;10月,该省传来将实施取消铁路计划归口管理的消息,此举每年至少为煤企减负30亿元;本月,山西确定从今年12月1日起,将取消全省所有的煤检站,分流48280名人员;有关人员预测该省资源税率为8%,并测算资源税为215.4亿元,比2013年四项税费下降17%,约减少44.5亿元,但有煤企表示很难承担这项费用。那么,山西煤炭运销体制的现状是什么?各方对改革的呼声和建议又有哪些?相关改革方案出台前夕,记者就此在山西进行了采访。

有煤企表示,随着山西煤炭资源整合的完成和煤炭流通市场化改革的进行,现行煤炭运销管理体制存在的问题逐步显现,需要加以调整完善。一位山西煤企负责人说,煤炭行业景气的时候,有的费用对企业来说不算什么,但在市场疲软的形势下,却成了负担,到了不得不改的地步。

二是现行煤炭销售管理体制滞后。据了解,自2009年山西启动的煤矿企业兼并重组整合工作完成以来,全省矿井由2598处压减到1075处,办矿主体企业减少到130多个。因现行煤炭体制滞后,有的国有大矿兼并整合的煤矿和煤炭资源整合办矿主体企业无法以独立的主体直接参与市场竞争、自主销售煤炭,造成煤炭销售市场主体之间地位不平等、管理层次多,同时抑制了煤炭生产和企业经营活力,增加了流通成本。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