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Sin ,My Soul

  这是第一次,看完电影,极有看原著的冲动,倒不是电影太精彩,而是不想这样一个心心念念的故事以这样令人不快的方式在我脑中画下结尾。
美盘娱乐,  97版的《lolita》繁体字幕无英文,看得心头压抑,也不是悲剧结尾的缘故,而是又是这般的痛楚的爱恋,我总觉得无从辨认。将这个置后再谈,先说对lolita小姑娘的看法好了。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上有我一直希求的元气淋漓,这是一种叫人沉沦的灿烂的香气,绝不同于那个离去的女孩的温婉笑容,所以我也万分不能理解Humber所谓的一见钟情(在我的理解范畴里,除了年纪,她同他死去的年少爱人并无相似之处)。我仍想做这样一个比较,Lolita和《心之全蚀》中的兰波,一样毫无顾忌的少年之气,困在这天地狭小牢笼里躁动不安的灵魂,叫嚣自由而无计可施。兰波疯狂破坏装模作样的诗歌会议,高昂着头颅挥斥自己的才华。但是Lolita,嚼着口香糖,轻摇着纤细的腰肢,痛楚的哭泣,晃荡着脚丫在老爷车上高声唱断续的曲调,她确乎不是出众的女孩子,至少与兰波相比。Humber第一眼看到她时,她俯身趴在草地上,全身湿透,看着画报,自在无拘,“beautiful”Humber一直重复这个词。需要疲乏而病态疯狂的眼光,才能捕捉一个平常躯壳下的妖女,他这样写,也是,我没能看出,希望书中的描述能给我豁然开朗之感。
  死去的爱人永远保持着14岁的样貌与笑容,而自己在一天天被时间凌迟。她即使已在另一个世界慢慢老去也好,却总能在这里以再不会被生活磨平的强韧棱角朝留下的人报以温婉的讥笑。最高明的,莫过于在最美妙的样貌时离去,或是迈向出口,或是永不相见,留下另一个懦弱地忌惮于自己的改变。
  终于到了这里,朝自己拨开迷雾。“my great and brilliant
sin”,魏尔伦这样形容兰波。Humber则形容lolita说,她是索命的魔鬼,他因而身处燃烧着炼狱火焰的天堂。包括王尔德,容许自己在波西的貌美而肤浅中流放自己的一生。他们都彷徨在监狱的门前,爱着叫自己悔恨而痛楚的人。
  我知道电影总在用这样的表演来显示爱情的存在,我若坚持爱情不存在的理论来解析,那只能说是一时的激情与性欲、习惯的羁绊。放弃曾经激情万分,而今因互相了解而生出亲近的爱人,用弗洛姆的理论,就像剥离了一个可以对抗孤独的拍档。退一步,将它就定义成存在且深刻存在的爱情,那痛苦从不相符的生命轨迹延伸而出,萝莉和大叔,两个尚不被大众认可的男性,那么这样的分歧在结合的最初本就存在,为何开始时视而不见。激情。“Love
is blind and I knew
it”,感情沉淀。理智回潮,认清事实,魏尔伦朝兰波开枪,王尔德试图离开波西重拾自己的艺术创作,lolita逃离Humber,(1.)Humber在困顿的挣扎、Lolita想离开自己的念头中痛哭。他们挣扎什么,如同被丝线束缚心脏与身体,越挣越痛,越挣越给自己冠上不能脱离的名号。
    可能一些形式的爱本身包含着痛楚,极乐本就与极苦慢慢逼近。一些爱情永远无法披荆斩棘,不论从相爱之人自己而言还是从大众而言。“畸恋”,有人这样形容。我没有这种偏见,只是佩服这样痛楚仍割舍不下的勇气,敢于将无法具象化,只消对方一句不用便师出无名的爱情,摆到心上最重要的部分。用最脆弱的部分装载最脆弱的事物,一腔孤勇,在这样计算回报率的许多人身上实是没有了。
  
  
  
  
  1.不,她不算,她投向了所谓自己唯一倾慕的用假钢琴的剧作家那里,受到非正常的对待,她依赖着有一定才华的像父亲一样的男人,最后潦草交代婚姻,没有爱情,她不追逐什么,像波西一样,只为快意的活着。这本无可非议,“要跳要舞”,跳完一生即可,怎么都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