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真的无比讨厌这个故事的设定

    我真的无比讨厌这个故事的设定,不过无所谓,反正,总有人觉得生命需要被人或物去浪费,轮回还是意淫,再华丽再美好的镜头,都掩盖不了背后的苍白,今夜,还是准备多一包妙鲜包吧。

    俗套的爱情,于俗气的我们其实是另一种单调的美好,猫之报恩的跨物种爱情故事,我更喜欢是动画或聊斋的方式表达,而非一个纯美故事到了中途,突然变奏的告诉你:原来从初恋到婚姻,你生命中唯一的女人是一只猫,来来去去在尘世纠缠,木讷的无法与其他人沟通,就是中了年少时那只夜猫的占有魔咒,这样的美好,其实比泥潭更容易深陷。
    逆光中的上野树里如此美丽,或许孤独的人需要一个可以说服自己的比较真实的幻象去寄托,才能在那些长夜中伪装满足的睡去。

    其实,我真的希望上野树里得了尘世间任意一种绝症,就此在阳光中枯萎、凋谢,然后一段哀伤的忘情之旅后,人生还要继续。
    就如降旗康男《给亲爱的你》一样,天下本无不散的筵席,终有一天,我们要学会与昨日讲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