丽兹也是用同样的方式过自己那段心伤的路

“我可以看看吗”?丽兹讲出这句的时候,已然注定在杰瑞米心里留下特别的感觉。当一幕幕心伤的画面呈现,犹如寻到久违的自己,可是当准备走出的时候,始终没有勇气去开那扇自己熟悉不过的门,反而决定用最远最长的距离去过眼前的街道,只是他可能还没意识早已留下最深的思念给杰瑞米。即使你有全城最好的派又如何?已然无法留住追寻夕阳的卡佳,索性不去寻觅他的脚步,
找不到回家的路,在原地等待是最好的方式。你保存客人留下的一串串不同的钥匙,保存每串钥匙的故事,讲述他们的结局。

其实最深的感受还是那条不算很宽的马路,这让我想到重庆森林里相约在加州店里见面,可是阿菲去了真正的加州,她说想去看真正的加州,是否也下雨。丽兹也是用同样的方式过自己那段心伤的路。其实爱情故事情节本身是庸俗的,只是导演去描述时,那一幕幕的画面却让人欲罢不能—-拿出一大瓶钥匙去娓娓道来别人的故事,监视器里回放的痛苦的回忆,每天晚上做一个蓝莓派和预留的位置,收到的一封封明信片……

无论是失恋的丽兹,还是迷失的吉瑞米,失婚的警察,亦或是想摆脱父亲的莱斯利,诠释的痛苦,空虚如此真实有力,每一段描述都表现最简单最真实的情感,那些光影交错镜头切换太过唯美,让人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全篇最爱的还是最后在66号公路飞驰而过的画面,总要走陌生的路,看陌生的风景,听陌生的歌去寻找吧。可能你想要的并不是很远,但是却需要走很久很长的路才会意识到,找到。那又如何呢?就看谁在对面等你……

图片 1

© 本文版权归作者  谷樵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