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并没有深切的爱过

这部电影的一切始于那个吻。

伊丽莎白决定离开纽约,去美国到处逛逛。

她遇到了相爱却不能继续在一起的夫妇。他们彼此深爱却又彼此折磨,禁锢在这段爱里反反复复,连流泪都不能。后来苏琳说,How
do you say good bye to someone you can’t imagine living without? I
didn’t say goodbye. I didn’t say anything.I just walked away.

我并非不能理解。其实我并没有深切的爱过,但我曾经把那句“我们不适合”用“我爱你”代替。青少年容易放大某些激烈起伏的情绪,容易把夜空下看星星与永恒相连,容易把一见钟情当作一眼万年。而这并没有什么不好意思承认的。只是美好之后,一人放手一人疼痛,看似分开实际上说不明道不清。直到两方被这藕断丝连折腾的崩溃,哪怕是之后的追忆也不过是漠然的回想。而我并不希望自己走上那条路。

后来伊丽莎白遇到莱斯利,一个豪爽爱赌却鲜回家看望父亲的少女。做事风格自信的自傲,与伊丽莎白是完全不同的人。她的潇洒直到得知她的父亲真的去世。在车子旁,她恍惚的说,
“I used to daydream about him dying, now that he was, It hurts me more
than anything else in the whole world.”

有些人在亲情这件事上总有个坎,这是无可避免的。当这段感情缺少了另一个支点,有可能会变成射线,无限蔓延,于是成了现在乃至于未来都需要面对的深重的悲痛。在以后的岁月里那种痛苦会慢慢地消散,可它始终会留下印记。我们或许会拥有时间去面对,而且在剩下的时间里我们会再次面对。正义可以被调整,对错善恶也可以改变,而死亡无从消解。我们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方法去解决。而莱斯利的坚韧的微笑是万千方式的一种。

伊丽莎白回去了。熟悉的街道,斑斓的灯光,电车驶过的轰隆,剩下的蓝莓派。

”It wasn’t so hard to across the street after all. It’s all depends on
who’s waiting for you on the other side.”

沉默许久,终于可以平静地翻开了新的一页。

© 本文版权归作者  美盘娱乐,椤霾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