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楼网摄影属于一个内在的、私人的和美学的空间

金经昌和金石声,两个名字同一个人,影楼网似乎是分裂的人生:前者是作为著名教育家和城市规划师的公众人物金经昌,任上海市工务局都市计划委员会工程师,解放初期,与程世抚和钟耀华并称为上海城市规划的三位总设计师。后者,是感觉细腻的纪实摄影家金石声,影楼网摄影属于一个内在的、私人的和美学的空间,也是金石声更真实的历史记录者。

  图片 1

  ■特约撰稿/徐佳和

  没有噱头,更无矫揉造作,这些似曾相识的人和景,将读者拉回耐人回味的那个年代……眼下正在刘海粟美术馆举办的“金石声摄影展”,一百多幅历史旧照就像一幅幅率性的“速写画”影楼网,勾勒出上世纪三四十年代沪上市井生活、名士俗客的点滴和琐细。

  

影界鼻祖劫后有“声”

金石声,是1930年代亚洲最好的摄影杂志《飞鹰》的主编之一,与郎静山、影楼人才网吴君磊等并称画意摄影的鼻祖。郎静山去了台湾,而吴君磊的摄影作品在“文革”中被毁殆尽,自己也在“文革”开始的最初,饮下冲洗照片的药水自尽。而金石声的一万多张摄影底片,幸运地穿越过了欧洲大陆的熊熊战火和隆隆炮声,“1940年代在德国留学的时候,他住的地方附近有很多军工设施,他说炸弹就像倒煤球一般从天空中一筐一筐倒下来。”

  儿子金华回忆父亲旧作遭遇时说,金石声的负片反转片也奇迹般地躲过了祖国大地上文革”之火的劫难,那是拜同济大学的“革命同志”们所赐,把这些珍贵的底片抄到了学校的档案室里,尽管待到运动结束,发还回来的照片残缺不全,但相比较同时代人因为巨大的历史恐惧而自行销毁的影像资料,全影论坛金石声已经颇为幸运。

  金华在整理父亲照片的过程中,常常把他的作品挂在墙上,盯着看,那些昔日上海的景致——早晨和黄昏、朋友——曾经一起工作过的前同济大学校长李国豪、以及蔬果、水天、垂柳在饱满的黑白光影里穿过若干个时代的死亡地带而来,看得时间久了,心就会静下来,“他的作品在情感上有种静的感觉,那是经历了太多之后的宁静,你看是一件很普通的东西,然而他拍得很专注,直到退休之后,他还经常去中山公园拍照,完全沉浸在拍摄中,有时候为了取一个满意的景,一直往后退往后退,摔倒了也不自知,鼻青脸肿却只晓得护着胸前的照相机。”金石声的镜头中,看世界带着一种美感,超越了实际事物,温馨而永恒。

  金石声生于1910年,15岁开始有了第一架柯达3A大镜箱相机,那是他的父亲从旧货店买来的,他此后七十几年的生命几乎没有一天停止过拍照,经历了二战狂轰滥炸的欧洲,经历了抗战,经历了新旧社会交替的动荡,他的镜头中却很少反映苦难与哀愁,他剥离出一份独有的天地,影楼学校“能够拍出有生命力的静物的摄影师,并不多。”金华说。

音韵铿锵光影无“痕”

  金石声热爱的摄影不是作为商业或者宣传的媒介,而是一种作为艺术的摄影,他常把自己的摄影风格称为新古典主义。而1930年代的中国社会上确实有着一批既有中国传统文化根底,又了解西方摄影潮流和技巧的摄影家,他们无意间为曾经的上海昔日的城市化生活细节留下了视觉佐证。

  抗战前创办《飞鹰》杂志时,金石声仍然是同济大学的学生,他向位于南京东路445号(现址南京东路190号)上海冠龙照相材料行的老板提出的第一个条件就是能使用冠龙的暗房;他很高兴作为杂志股东的老板同意他的这一要求,同时他也一直获权免费试用照相材料行新到的照相器材。1930年代,冠龙号称是当时中国最大的摄影器材销售商,主要经销德、美、英等各国摄影器材。除了销售摄影材料以外,商店也从事其他与摄影有关的商业和文化活动如放大冲洗照片、进口国外摄影杂志和书籍、组织摄影比赛、出版摄影杂志等等。他以冠龙照相材料行为拍摄主体的照片不仅仅是对一个昔日上海商店的简单纪实,也反映对这个极为熟悉的地点的观察。

  法国批评家罗兰·巴特说过:“业余爱好者通常被定义为不成熟阶段的艺术家,那些不能或没希望掌握专业的人。然而,在摄影实践的领域正好相反。恰恰业余爱好者,他是这专业的自负者:因为正是他更靠近摄影的直观对象。”摄影未成为金石声谋生意义上的专业,一方面的原因是他毕业于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有对城市规划工作重要性的信念,另一方面的原因,大约是他像法国著名理论家罗兰·巴特一样,于“业余”身份对从事摄影艺术之有利的一面,影楼人才网早已有所认识。“摄影,成为他的宗教。”金华说。金石声通过摄影,使一种理想在一己可把握的小天地里得以实现。

  金石声取名意为金属与石头撞击的声音,本是形容文辞精妙影楼网,音韵铿锵,如借来评骘他所留下难能可贵的影作其实也不为过。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