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利昂·兰尼斯特(彼特·丁拉基饰)临危受命赶往君临

劳伯·拜拉席恩(马克·艾迪饰)率队抵达临冬城,希望老友奈德·史塔克(肖恩·宾饰)出任国王之手;琼恩·雪诺(基特·哈灵顿饰)披上黑衣驶往黑城堡,”下次见面,我会跟你讲你母亲。我保证”,奈德·斯塔克郑重说道;峡海对岸,丹妮莉丝·坦格利安(艾米莉亚·克拉克饰)与卓戈·卡奥(杰森·莫玛饰)达成婚约,三颗龙蛋辗转乔拉·莫尔蒙(伊恩·格雷饰)之手,来到了丹妮莉丝手上……
两年前,我坐在电脑前,眼前呈现的正是这组画面,此去经年,竟成了我挥之不去的记忆。
奈德往南,雪诺向北,父子天各一方,也永远失去了”下次见面”的机会;卓戈起誓要为丹妮莉丝争得铁王座,竟出师未捷身先死,而早前被忽略的三颗龙蛋,却为丹妮莉丝带来了新的希望。
医院的一声啼哭,我们来到了这个世界,无论情愿与否,已是既定事实。睁开双眼的一刹,”想必世界就是眼前这么大吧”。
罗柏·史塔克(理查德·麦登饰)策马扬鞭挥师南下;提利昂·兰尼斯特(彼特·丁拉基饰)临危受命赶往君临;丹妮莉丝的三条宠物,已初露锋芒……
小学、中学,枯燥的求学路。父母的眼界、老师的学识,是孩子们的世界。在”长大后要成为什么”作文题上,他们无畏地写下:科学家、老师、画家、作家、甚至总统。
艾德慕·徒利(托比亚斯·门基斯饰)婚礼上,泰温·兰尼斯特(查里斯·丹斯饰)送来了贺礼,不可一世的罗柏·史塔克命陨于此;远在君临的提利昂·兰尼斯特正苦心经营,挽狂澜于即倒,扶大厦之将倾;峡海的另一端,风暴降生的丹妮莉丝又有了新头衔。
摆脱原生家庭影响,世界不再是眼前。拿起背包,卷起行囊,一座城市,四年为期,睁眼看世界,文艺复兴始于脚下。相同的题目,再也作不出相同的答案。该为此悲伤吗?我不知道。荒诞吗?很荒诞。
“可惜了,太可惜了!那么大人,你女儿的性命呢?你珍视她的性命吗?”;”当我们都已死去,在地下腐坏,传承下去的只有我们的姓氏,只有家族永远延续,不是个人的成就,也不是荣誉,只有家族”;”他们相信王国,相信诸神,相信爱情。都是虚妄!”
翻到最后,薄薄的一本书,竟罗列了厚厚的参考文献,我该为浪费的纸张惋惜吗?时而瞅着那密密麻麻的小字,时而望向窗外,仿如置身时间的河流。那是牛顿”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是马克思”一切已死先辈们的传统”,”我们每个人是满载基因航行过生命的一条小船,当我们安全把船上的货品运到下个港口时,我们就没有白活了”,是诗意的达尔文。
这是不是虚妄呢?我不知道。可萧伯纳常在耳边提醒我:”人生有两大悲剧,一种是万念俱灰,一种是踌躇满志”。
朋友圈刷起《出·路》。看后,荒诞之感越发浓烈,想起英国导演迈克尔·艾普特那部著名纪录片——《人生七年》。去岁年末,翻看豆友总结,荒诞,荒诞,荒诞,心想还是老子看的透彻——”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历史的车轮滚滚向前,不会因个人停下脚步。”世界上只有一种真正的英雄主义,就是认清了生活的真相后还依然热爱它”,一百多年,罗曼·罗兰到底认清了什么呢?
晨起,睡眼朦胧中,老友来电,向我抛出疑问,我以诗意的达尔文作答,他拍手称快。
早年翻阅《西方哲学史》,柏拉图、亚里士多德、黑格尔、康德,”怀疑是人类理性的休憩所”,”不被审视的人生不值得度过”。去年读《人类简史》,我们祖先经由三次革命——认知革命、农业革命、科学革命,从东非大草原来到了高楼林立的今天。”活着是种幸运”,我感叹道。每将自己置于历史长河中,总会倍感震撼,深感宇宙的浩瀚与个体的渺小。可人类文明,都是由一个个鲜活的个体所编织,从几千年前亚里士多德的思索,到今日人类得以翱翔太空。那么,该说人类伟大还是渺小呢?
如果每个人真是满载基因航行过生命的一条小船,那么你船上的货物又是什么呢?
车门缓缓关闭,我已踏上归程的列车;教堂钟声大作,耶稣象前挤满了前来祷告的人们;导弹划过夜空,饱受战火摧残的阿拉伯人民正一个个死去……

图片 1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