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随而行.可是菊仙的一句小楼

小楼:平凡人,需要生活,戏剧对于他是种谋生手段。他受不了美色,去福满楼,迎妻,退出舞台,在压迫下屈服……他是个凡人。小时候的小石头倒是更霸王一些。
蝶衣:融戏于生命,入戏太深。把艺术当作生命,他在生活里对待小楼就像虞姬一样,用生命来演戏。忠于内心,不问世事。
小时候学戏,小石头就处处帮他,后来经历日本军,国民党,共产党,文革,两人的关系不断发展。菊仙的介入,打破了两人关系的稳定,蝶衣可以做到从一而终,但是小楼不能。小楼为日本人唱戏去营救小楼,国民党时蝶衣唱戏遭混乱,小楼帮忙,后来菊仙流产。再后来法庭上营救蝶衣。共产党时期小四加入,从最初因为他对戏剧的执着让蝶衣加以培养到后来反抗师傅,演蝶衣,不明白为什么开会叫小楼他也同意换角后来面对蝶衣他又矛盾,最后迫于压力又开唱。为此蝶衣生他的气不开门,小楼骂他是戏疯子。文革时两人被抓,小楼为自保揭发蝶衣,蝶衣反攻,小楼还跟菊仙划清界限。。这个人物既有正直又有时没骨气。
菊仙为什么死呢?我觉得是两个人都很勇敢的要跟随“霸王”,都愿与其共度一生,两个人物既冲突又有后来的细微关怀。而“霸王”很不霸气,真正关键时刻缺少男子气概。

“从此他更多的学会了忍让和委曲求全,年轻时候的豪迈一无所踪.以前蝶衣在台上被轻薄的时候他会冲上去打架,以至于失去了自己第一个也是唯一的一个孩子,后来演出出问题了却是鞠躬说着:”各位老总,今天我们这位角儿……”;戏剧改革的时候发言,他接过菊仙带过来的雨伞,讪笑着说只要唱着京皮二黄就是京戏,心虚的看着蝶衣的凛然.违心的说着违背自己京剧信仰的话;最伤心的是,当四儿抢过蝶衣的虞姬,蝶衣从此无从可依的时候.他本也是血性上来了的:摘掉了戏冠,霸王虞姬一路并行罢演,霸王似乎又回来了,豪气干云,顶天立地,虞姬满脸幸福,跟随而行.可是菊仙的一句小楼,却把他喊了回来.是的,这是段小楼,不再是那个小石头,终究不是霸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